全球唯一5A級央行總裁--彭淮南

 央行總裁彭淮南

六百九十一萬多元,這可能是過去科技新貴一年的薪水加上股票;這也只是相當於元大馬家給陳致中的結婚禮金六百萬元。你很難想像這是央行總裁彭淮南扣除房子之後一生的積蓄,而他同時還是全中華民國掌管超過新台幣九兆元外匯存底的央行總裁。

是什麼樣的表現讓他能掌握九兆元,前後三任總統卻能夠信任他?又是什麼樣的個人風格,讓他財富這麼「平」,充滿強烈的對比?



他的果決:動盪時敢做決定 若不是他,新台幣可能掉二五%



他只要小錢,小到可能連理財專家都會評估他的退休準備不合格,拒絕誘惑的他,也才能管大錢。


九月以來的金融海嘯,各國央行如臨大敵,中央研究院院士管中閔說:「我們反問一下自己, 會不會擔心新台幣像其他亞洲貨幣一樣被擊垮?我想大家的答案一定是『不會』,為什麼?因為信任彭總裁。」因為「他在動盪時刻敢做決定(雷曼倒閉後立刻調降存款準備率),這點很了不起。」管中閔說:「雖然我覺得不可能,但假設總裁不是他,我相信新台幣會掉二五%!」

韓國、俄羅斯、東歐小國貨幣重貶,甚至連美國基本利率從年初的三.五%降到剩下一%,英國也從五.二五%降到三%,連中國大陸都在十一月二十六日一口氣降息四碼(一個百分點),是最近十一年來最大幅度。而新台幣和利率則相對在一個平穩的狀態下。

今年十月,《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以美國前央行總裁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為封面人物,標題是「都怪他吧!(Blame it on him!)」《新聞週刊》挑明,這場金融大海嘯堪稱「網路世代首樁大災難」,批判葛林斯班的聲音排山倒海而來,究其遠因,就錯在當初以葛林斯班為首的決策者,過度相信網路能降低金融市場解禁後的風險,可惜事與願違。

同樣的十月,彭淮南悄悄在《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年度全球央行評比中,連續四年拿下A(《全球金融》雜誌每年評比全球央行總裁,分A、B、C、D四級。彭在二○○○年、二○○五至○八年共五次獲得A級評價),這位曾因過度干預金融市場,遭自由派經濟學者、外資、媒體嚴厲批判的央行總裁,卻在全球金融風暴此起彼落中贏得掌聲。


「能得到Global Finance五個A不是容易的事,」管中閔說。《全球金融》雜誌以控制通膨為央行總裁評比的重要標準,彭淮南一九九八年上任央行總裁,到二○○七年,台灣通貨膨脹率在這十年間扣掉○一到○三年的負成長,平均只有一.三五%,在亞洲四小龍中,和韓國、香港、新加坡比較也是最低。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也認為彭淮南的貨幣政策「跟其他國家比較起來,貨幣量的控制還算OK,沒有暴起暴落。」而這也是台灣物價相對穩定的重要因素之一。


央行總裁,是個不好幹的差事,第一,國家要有錢給你管;第二,經濟要穩定,才不會暴起暴落。利率、匯率像是小提琴和琴弦,兩者合而為一,才能拉出美妙的音樂,而彭淮南就是那位小提琴手,必須像科學家一樣精準的扣動每個音符,稍有不慎,就會荒腔走板。


他的專業:以數字和實務下決策 全年無休,農曆年也在為國家賺錢。為了專心掌握利率、匯率,彭淮南幾乎拒絕所有誘惑,嚴守紀律。


他是極少數全年無休的政府官員,十年又八個月多的日子,扣掉出國開會,他幾乎天天進辦公室,包括農曆假期。很多媒體記者都曾經不信邪,週六、週日打電話到總裁辦公室「查勤」,沒想到「接線生」真的是彭淮南本人。


「他很認真。」前央行總裁梁國樹夫人、遠東商銀董事長侯金英說,而且,「國際金融市場農曆年不放假,這段時間如果有行情,外匯存底操作一下,就可以幫國家賺錢。」「他很喜歡幫國家賺錢,賺到錢,他就會很開心。」


為了要讓元首對國際金融情勢安心,彭淮南一直有寫報告的習慣,包括國際收支,及各國金融、經濟情勢,直接送到總統府。因為沒有讓總統感受到太多的「意外」,一切都在掌握中,深受「老闆」的信任,到二○一三年這一任央行總裁任期結束,他將是台灣央行總裁任期最長的一位(和俞國華一樣十五年),中間還經歷過兩次政黨輪替(二○○○年、二○○八年)。

長期觀察央行的台大經濟研究所教授林向愷說:「他(彭淮南)對數字有獨特的敏感,對知識沒有偏見,靠數字和實務經驗下決策。」


彭淮南的主張和二○○一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Stiglitz)非常相似。曾經提出「小船理論」(小國容易在自由化浪潮中翻覆)的史迪格里茲,最近因為金融海嘯而走紅,史迪格里茲的看法是:「每個國家都會對金融市場加以管制,如果取消管制的做法過了頭,往往會對資本市場造成嚴重問題,連已開發國家也不例外。」「實施資本市場自由化,我相信,這乃是導致東亞金融風暴的最重要因素。」


他的狠勁:痛宰投機客不手軟 連下四道令符,對外資下驅逐通牒


今年有一家英資銀行,為了追求績效,台北分行財務處主管Vincent趁著總統大選前大玩「雙率交易」。估計潛在投資報酬率有五%至八%,換算成年報酬率更「號稱」有兩成以上。此一訊息立刻傳遍香港、新加坡、倫敦、紐約,各路資金匯聚台灣,新台幣在總統大選前急升到一美元兌新台幣三十元。


彭淮南也不是省油的燈,連下四道令符:發動金檢查緝炒匯、也發通知銀行暫停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交易、邀八家外資保管銀行到央行「喝咖啡」口頭警告,下了「不買股票的外資請離開」的通牒;甚至釜底抽薪,縮限外資持有固定收益的比重。

一道道緊箍咒念下來,齊天大聖法力再強也受不了。掀起炒匯風波的Vincent在「玩不下去」下走人,消息傳遍市場,外銀紛紛棄械投降,不敢再玩「禁忌遊戲」。而曾經水位高到新台幣三千九百億元左右的「外國機構投資人持有新台幣現金部位」,也漸漸退潮,到今年十月底只剩下新台幣一千七百五十億元左右,今年最精彩的炒匯戲碼結束了。


彭淮南修理、痛宰Vincent這類的投機客,絕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彭淮南最有名的就是在一九九八年接任央行總裁後,宣布關閉國內NDF,當時亞洲金融風暴接近尾聲,NDF突然關閉,引來市場嚴厲抨擊,「開自由化倒車」,甚至以「彭哈托」(意指將其比喻為已過世的印尼獨裁總統蘇哈托)來形容其關閉市場的獨裁行徑。

針對NDF事件,一位與彭淮南交手二十年的資深電子業財務長指出,一九九八年時,當時外資狙擊新台幣,彭決定關閉自己在外匯局長任內開放的NDF,採用「鋸箭法」,當時雖然立刻阻絕新台幣被炒做的管道,但其實還有其他工具可用,他選擇了一個最簡單的方法,也讓台灣的金融自由化從此變慢了。


面對外匯投機客,手上籌碼多多的彭淮南「快、狠、準」,生肖屬虎的他更像是一隻「有利牙的老虎」,維護匯市交易秩序絕不手軟。當年被排山倒海的批評開倒車,十年後的金融海嘯,台灣相對沒有重創,其中包含了彭淮南的專業和小心。

這隻「老虎」其實並非來自貴族世家,一切成績,完全靠苦讀、苦學,也因為在基層扎得穩,就像百年榕樹的根,大風大浪不易動搖。


他的簡樸:住三十多坪老公寓 夫妻薪水都拿來栽培兒子出國念書


他也沒有顯赫的家世,嚴格來說是出身寒微。他的父親彭金土是新竹市蟹仔埔人,結婚後便搬離生活不易的蟹仔埔,到新竹州廳(新竹縣政府前身)當工友,扶養六名女兒、三名兒子,從小生活清苦,父母還兼賣素料,貼補家用。彭淮南經常跟同事提及,母親彭李招當年醃醬瓜給小孩配飯,自己只以醬瓜汁配飯的窮苦童年。彭淮南新竹高商畢業後,一邊上班一邊準備大學聯考,還得幫忙家裡做小生意。雖然小時候清苦,如今面對金融市場來來往往的金錢,他卻視若無睹。


天天浸淫在國際金融行情中,彭淮南和太太賴洋珠名下的財產,只有麗水街一棟住了二十五年的三十多坪公寓,以及六百九十一萬多元的定期和活期存款(九十六年十一月十二日申報)。「他們夫妻的薪水都拿來栽培兩個兒子出國念書。」侯金英說。

總裁住三十坪公寓,副總裁住百坪的官邸?你沒有聽錯,這正是彭淮南的風格。雖然在金華街有一百多坪的總裁官邸可住,但彭淮南還是堅持住自己的舊房子,因為搬家很麻煩,尤其愛讀書的彭淮南,書房必須經常整理,否則國外原文書、資料、報紙、雜誌一定滿到書房門口。為避免麻煩,金華街的總裁官邸最近十年都是副總裁住,之前陳師孟、梁發進都曾住過,現在是央行副總裁楊金龍住在裡面。


彭淮南十多年鄰居、早餐店老闆娘說,每逢過年過節,都會看到有人提著禮物來,再提著禮物走,鄰居都看在眼裡。央行掌管雙率,搞懂央行總裁的心思,等於就打通做生意的任督二脈,想交往的人絕不在少數。彭淮南當總裁之後,有一天,一位財團老闆前來拜會,也帶了「伴手禮」——一幅價值不菲的畫,彭淮南當天立刻送還,讓那位老闆碰了一鼻子灰。

他拒絕誘惑絕不止於財富,對知識以外的娛樂也是一樣。


跟彭淮南新竹高商同學六年的陳偉峰回憶:「他那時候不太和同學往來,幾乎都在念書,個性很靜。」小他四歲的學弟、有時和彭淮南一起打籃球的前新竹高商學務主任羅正光回憶,當時省籍意識壁壘分明,學生經常聚眾打架,但專注念書的彭淮南從來不參與這種「課外活動」,印象中「他都在念書」。

彭淮南十年成績單

彭淮南的生活相當簡單,而且用一般人的標準來看,可以說是「相當無聊」。


他每天在大安森林公園健走一小時,十多年如一日,除非雨下太大,否則他一定出門運動,但是,「他運動是為了健康,而不是喜歡運動。」「他不喜歡浪費時間,所以會花很多時間的高爾夫,他不喜歡。」侯金英說。


花時間的運動他不喜歡,要花時間欣賞音樂,就更耐不住。有一次和親友到了德國,他和大家一起去劇院看歌劇,歌劇劇情很長,一節又一節,五小時才結束,看得彭淮南直呼:「怎麼這麼久!」侯金英最近邀請他農曆年假期去看太陽馬戲團,他回答說:「這是什麼?我不去。」侯金英說:「你太太答應了喔!」彭淮南說:「喔,那妳帶她去好了。」

生活簡單,除了工作就是讀書,很硬的原文經濟理論書籍,他百看不厭,更希望員工和他一樣嚴以律己。


他的信仰:追隨一貫道四十年 不畏批評謹守目標,贏得人民信任


他要求同仁辦公桌整齊清潔,不該放的不要放,該有的一定要有,紀律嚴明。有一次巡視,發現一名同仁的月曆還是上個月的那頁,他立刻訓斥了同仁一番,他認為,連日子都搞不清楚,事情怎麼能做好。

因為相信數字、相信科學,讓他在專業上有堅持、不放棄;而不求利、不受利誘則來自長達四十年的一貫道信仰。


一貫道信仰影響彭淮南很深,彭淮南父母和九位兄弟姊妹均為一貫道道親,且屬於新竹安東道場(一貫道分十八個組,安東組為其一),彭的父母很早就開始吃素,也賣素料,因此在一九五○年左右,跟來台灣沒有多久,在新竹開設麟凱機械的高斌凱認識,高斌凱為安東道場的老前人(即領導人、精神領袖之意),高斌凱當時在公司頂樓設了佛堂,彭的父母當時便經常在高斌凱的佛堂求道,當時彭淮南大約十歲。今年五月高斌凱過世前,彭淮南還經常赴高斌凱在台北廈門街住處探望。

而高斌凱對這位經常修理匯市投機客,遭到嚴厲批評的道親,也經常鼓勵他:「你做得很好!」高斌凱還送了一幅「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墨寶給彭淮南,這幾個字目前懸掛在彭淮南的總裁辦公室。


高斌凱勤儉樸實的生活對彭淮南影響很深,位於廈門街的住處很整潔,桌椅等擺設均看得出來年代久遠,裡面除了佛堂,最明顯的就是幾張高斌凱堆滿笑容的照片。一位道親說,高斌凱生前非常節儉,內衣穿到破也不肯換,有一次,賴洋珠看到,問:「為何不換新的?」這位道親回答:「老前人說這樣比較涼。」沒想到,賴洋珠說:「彭淮南也一樣,明明破了,他還說可以穿。」其他像一隻帶了二十多年的手表,眼鏡也永遠就是那副方形金邊的古板款式,從來沒有改變。

二○○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基德蘭(Finn E. Kydland)研究發現,央行貨幣政策需要有「一致性」與「連續性」,中央銀行若決定了目標,就要持續往這個目標前進,不能夠朝令夕改。十年來立場從未改變的彭淮南,之所以贏得人民信任,就在這「一以貫之」的堅持中。


摘錄自 商業週刊1098期



手續費優惠~別家能給,我們也給的起!

客製化雙交易平台、雙資訊報價、雙備援系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來敷衍我吧....

張貼留言

元大寶來期貨股份有限公司-台中市府會園道179號8樓,免費客服專線:0800-333338,期貨商許可證照字號:100年金管期總字第012號,部落格已按管理辦法申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